“这样的机会可不会常有的。”来人冷笑着开口道,“而且,你不要以为,就只有你一个人可以做到。”

    只要他开口,多的是人愿意帮他帮这件事情。如果唐悦悦一直这样不识抬举,那他也没有必要继续客气了。

    “你——”唐悦悦气得脸都红了,“你难道就不怕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去吗?”

    她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敢这样在这里要挟她。可是她也不是好惹的,大不了到了最后,大家鱼死网破而已。

    “呵呵,你要是想说,那就尽管说出去吧!”听到这样威胁的话,来人并不生气,只是冷笑着开口道,“你如果有把握,那些人是愿意相信你的,那你就说出去。只怕到了那个时候,吃亏的会是你。”

    他如果真的怕,那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这个唐悦悦,都已经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了,居然还敢这样威胁他,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唐悦悦是最适合的人选,他也不会来找这样一个蠢货的。

    “你——”唐悦悦被顶得说不出话来。

    “唐悦悦,你还是好好想想吧!我给出来的条件,已经是很好的了。”来人嘴角勾起一抹笑,语气中带着一股的诱惑,“你要知道,你现在在唐家是什么样的地位。有了白凤落的存在,你觉得其他人的眼里还能够看得到你吗?”

    一提到白凤落,唐悦悦本来的气愤马上就被恨意给取代了。或许说,只要听到白凤落的名字,她就没有办法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恨意了。

    感觉到唐悦悦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的恨意,来人似乎很高兴,他继续开口道,“唐家的那些人这样的对待你,难道你心中就一点不满都没有吗?难道你不想要让他们知道,你比白凤落要出色吗?”

    “好了,不要再说了。”唐悦悦直接开口打算了来人的话,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以后,再次睁开眼睛,眼底本来的犹豫和不安已经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若有似无的疯狂,“我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只要你能够给我我所想要的,那我就答应你。”

    “很好。”得到唐悦悦的应允,来人满意地点了点头,“我们之前说好的那些条件,一定会全部兑现的。而且,等到事情过去以后,你就一定会成为整个玄天源地里面最好的炼丹师了。”

    “如果你们真的可以做到,那我自然也会做到自己答应的。”唐悦悦点头,“不过,你们真的会成功吗?”

    说到后面的时候,唐悦悦的语气里面有着一丝的犹豫。要知道,只要她答应了这件事情,那就再也没有回头的路了。所以,她必须要确定,自己做出的选择是对的。

    “我们的实力,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来人嚣张一笑,“再者,我们既然敢出手,自然也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了。”

    “很好。”唐悦悦颔首,“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我还有一个要求。”唐悦悦想了想以后,再次开口道,“你必须答应我。”

    听到唐悦悦的话,来人脸上浮现了一丝的不满,“唐悦悦,做人还是不要太贪心的好。你不要真的以为,没有了你,我们的机会就不会成功。我告诉你,只要我提出来,多得是人愿意帮我们。”

    对于唐悦悦的贪婪,他产生了不满。当初之所以会选择唐悦悦,不过就是因为唐悦悦此刻进退维艰的处境而已。可是如果唐悦悦太贪心,那他们也不可能继续答应的。至于唐悦悦这个知道真相的人,自然也不可能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你不必这样担心,我不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的。”看出对方的不满,唐悦悦继续开口道,“我不过是希望,在这段时间以来,你尽量不要过来找我而已。我不希望惹来别人的怀疑。当然,我想你应该也不想要让人怀疑吧!”

    “可以。”听到唐悦悦的话,来人很是爽快地答应了,随后他拿出一颗小石子,交给了唐悦悦,“这是通讯石,你要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联系的,只管用这个就可以了。我收到消息以后,会尽快答复你的。”

    唐悦悦结果通讯石,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再说什么了。

    在和唐悦悦已经达成了交易以后,来人很快就离开了。和来的时候一样,他依旧是悄无声息的,并没有让任何人发现。

    唐悦悦依旧坐在那里,不过和刚刚的阴郁不一样,此刻她的身上多了一丝的疯狂。如果有人在这里的话,肯定会拜唐悦悦这一副狰狞的模样吓到的。

    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众人再次纷纷聚集到了比试的场地。昨天的比试中,已经淘汰了几乎一半的参赛者了。在今天的第二个回合的比试中,就要出现优胜者了。

    白凤落一出现,顿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可以说,在昨天的比试中,最出风头的人,就是她了。尤其是看到白凤落炼丹时候的模样,就更是惹人注目了。起码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见过谁,是能够在炼丹的时候这样漫不经心的。

    面对这些众人投过来,或光明正大,会隐晦的目光,白凤落的脸色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不过,站在白凤落身后不远处的唐悦悦,就没有那么淡定了。看到白凤落受到所有人的注目,她的内心就忍不住一阵愤恨。

    白凤落她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不过就是在炼丹的时候耍了一些花招而已,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且,在她看来,白凤落这样的做法,简直就是有辱炼丹师的名号。既然是一个炼丹师,那就该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炼丹上面,而不是耍手段吸引其他人的注意。那样的做法和街边做戏法的有什么区别啊!

    似乎感受到身后投过来的炙热的目光,白凤落不由得皱眉。随后,她转过头,正好看到唐悦悦还来不及收回去的怨恨的眼神。

    白凤落突然回过头,让唐悦悦不由得吓了一跳。她慌忙收回自己那愤恨的目光,不过,随即她又觉得自己这样做,似乎显得有些心虚了。所以,她再次抬头,想要朝着白凤落投去一记挑衅的眼神。不过,当她再次抬头的时候,却发现白凤落已经再次转身,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了。

    这样的举动,让唐悦悦本来的心虚都消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愤怒。在她看来,白凤落这样的表现,就是看不起她的表现。

    对于唐悦悦的愤怒,白凤落是完全不放在眼里的。如果唐悦悦安分守己,那她是完全可以当这个人不存在的。可是,如果唐悦悦做出什么事情,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她对于唐悦悦可没有什么感情,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不忍的了。

    第二个回合的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所有的参赛者都已经站到了台上了。

    这一个回合的评判,依旧是连松饶。他在坐下来以后,首先注意到的就是白凤落了。昨天的时候,白凤落给他留下来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居然会有人这样炼丹的。而且,最重要的是,那白凤落炼制出来的丹药,品质却是最好的。虽然那只是简单的筑基丹,可是却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白凤落炼丹的水平是有多高了。

    据他的了解,现在的白凤落,就连两百岁都还没有。可是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水平了,可见,她在炼丹方面的天赋是有多高了。

    看到这样一个出色的苗子,他都忍不住心动,想要收对方为徒弟了。他相信,假以时日,白凤落的水平肯定是比他都还要高的。他想要把自己的一身本事,全部都教给对方。

    对于今天的比试,他的心里是充满了期待的。昨天的时候,白凤落就已经有了这样出色的表现了。他真的很想知道,今天的白凤落,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台上的那些参赛者,自然也注意到了连松饶对白凤落的关注了。一时间,他们的心里是羡慕嫉妒恨的。

    这连大师在玄天源地里面的声望,肯定是众所周知的。作为一个炼丹师,如果能够成为连大师的徒弟,那该是多么大的荣耀啊!而现在,连大师看起来已经是看中了白凤落了。只怕等到这一个回合的比试结束以后,连大师就会宣布收徒的事情了。

    白凤落不过就是一个刚刚回到唐家不久的小姐而已,可是现在她的名声已经几乎要传遍了整个玄天源地了。如果再成为连大师的徒弟,那该是多么光荣的一件事情啊!

    有时候,他们都想要成为白凤落了。明明不过就是一个在低等大陆上来不久的人而已,可是就成为了唐家嫡系的小姐。而且,她的丈夫又是这样厉害的一个人。最重要的是,那墨离殇这样厉害,可是却还把白凤落捧在手心上。

    这怎么能不让人感到羡慕嫉妒恨呢!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