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起来有点虚弱,脸色苍白,皮下还有紫绀,精神状态很不好。

    “没查出毛病,只是胸闷、头晕!无大碍!乔乔,今个儿没带两孩子来玩啊?舅舅十分喜欢和小战戈下棋!以后多带来玩,舅舅要多教他些招数!”穿着复古款式丝质长衫的中年男人,看着叶乔,和蔼道。

    在叶乔心里,乔璞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儒商。

    优雅、有涵养,与世无争的样子。乔家这些年幕后掌权的,运筹帷幄的,其实是外婆老人家。

    “舅舅,下次一定带他们来玩,今个儿怕他们影响家里大事!乔笙呢?他好像很少和白雪出席活动,总见白雪和舅妈一起出场,她们婆媳关系将来一定不错!”

    提起那对准婆媳,乔璞的脸色微变,刚要开口,传来小提琴的声音。

    是乔笙在拉小提琴。

    琴声悲凉,叶乔很快听出来是莫扎特的《安魂曲》!

    乔笙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阁楼,窗前,身材瘦削的男子,穿着西裤、白衬衫、深灰色腹扣西装马甲,左肩搭着小提琴,右手修长的手指拉着琴弓,他闭着双眼,正沉在悲凉的曲调里……

    那模样看起来,既优雅又悲伤。

    郭美英听到这琴声,忙将房间的窗户全部关上,不知为何,听这琴声便觉得有种莫名的恐惧感,偏生她那儿子就爱拉这首曲子!

    “妈!律师都在奶奶的书房,要是奶奶已经决定把股权分给叶乔,那我们是不是就不好改了?!现在就去跟奶奶闹吧!”白雪十分紧张道,眼见着他们就能控制乔家的集团,华源了,不能因为叶乔功亏一篑!

    “白雪!万一你奶奶要是没把股权分给叶乔呢?咱们这么闹,会暴露了野心,到时候,你奶奶直接不分股权给我了!”郭美英阻止道。

    “妈,那要怎样啊?”白雪疑惑道。

    “白雪,你趁你奶奶回房期间,试着看能不能找他的律师先问问到底是怎么分配的!如果分给叶乔了,咱就闹,没分给她,那最好不过!”郭美英心生一计,“千万别让你奶奶知道!”

    白雪对郭美英是言听计从!

    连忙悄悄地跑去了乔老太太的书房,彼时,三名律师还在起草文件。

    “霍伯伯!”白雪上前,甜甜地喊。

    “是小雪呀!”老霍律师和蔼道。

    “霍伯伯,奶奶手上华源的股份,究竟是怎么分割的呀?”白雪看着老霍律师,小声问。

    老霍律师笑笑,轻轻摇头,“这个,你们一会儿就知道了,何必心急?”

    “霍伯伯,您就先透露一下下嘛,又不影响的!”白雪就差拉着老霍律师的西装下摆求了,语气里尽是娇嗲。

    “白雪!谁让你问的?!”就在这时,一道严厉的声音从书房门口传来。

    正是病入膏肓,但此时看起来却十分硬朗、精明的乔老太太,她被叶乔扶着,站在书房门口,脸色黑沉。

    老太太这一声吼,乔家其他人纷纷赶来。

    想提前知道股权分割的白雪被抓了个现行,顿时慌了神。

    (求月票啊!21号更新完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