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加人神共愤的是,他现在是完全不知节制!

    她才刚刚醒来,浑身酸疼得难受,他这又开始了!

    夏禾哭都没力气了,一双盛满泪水的眼,干干瞪着他,模糊的视线里,夜七变成了一头野狼,不知餍足地吃着她这只小白兔!

    每当他发狠的时候,她都被迫发出闷哼,纤纤玉指指尖掐进他后背肌理里,拉出长长的血痕……

    从后背传来的丝丝火.辣痛楚于他而言,更刺激,喉咙深处发出性.感嗷叫,动作更加迅猛,将她往更高的峰峦上领。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破了戒、开了荤的小七爷才餍足地放过奄奄一息的小夏子。

    “夜!七!”她习惯性叫他原来的名字,每个字都是从齿缝里钻出来的。

    一身热汗的他,修长的手抚上她红扑扑、湿漉漉的脸颊,嘴角勾着邪魅笑意道:“大明湖畔,现在相信七爷我是吊炸天了吧?!”

    此时,他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只见奄奄一息趴着的夏禾,像是回光返照,上半身爬了起来,拳头朝他打去,只是还没碰到,又趴了回去!

    她到现在都弄不明白,为什么他就突然开窍了!

    “可怜的小夏子,爷昨晚让你喝酒,你偏不喝,怨谁?”夜七抚摸着她的头,看着一副想把他干掉却干不掉的夏禾,腹黑道。

    她若喝了酒,战斗力也会强点,他是为她好啊,结果,她死活不肯喝,只能任由他欺负了!

    !!!

    听着他的话,夏禾又一次后知后觉!

    想起自己昨晚还撩了他几次,最后还让他帮她拉拉链,现在想来简直是作死啊!

    怎么那么二呢?!

    “小夏子,现在是下午三点,你饿了吧?我去拿东西给你吃!”夜七柔声道。

    下午三点?!

    夏禾再次有种要杀人的冲动!

    “对了,我帮你请病假了,晚班可以不用去上。”他又道。

    病假?

    呵呵……

    夜七体贴地去厨房拿了他亲自熬的银耳莲子八宝粥,买的海绵蛋糕回来时,结果夏禾又睡着了。

    小夏子好可怜!

    不过,以前撩他的时候也挺可恶的!

    ——

    夜七独自进了四合院大门的时候,陆大魔王和他霆叔正在院子大树下乘凉下中国象棋,两个大老爷们边抽着烟,边在聊国际局势。

    不见叶乔和优优,以及他的小妹妹糖糖。

    两个老爷们见穿着牛仔裤,白色圆领休闲棉麻衬衫的夜七走近,皆是一脸的嫌弃。

    “陆上校,两年多了,你这儿子怎么还是没点长进?我都替你着急!”唐少霆损道。

    夜七拉过一把藤椅坐下,也不说话,拿过石桌上的一包软中华,从里面抽出一根,自个儿点上,爷们似地兀自抽着。

    陆大魔王一手夹烟一手执棋,看都没看夜七一眼,“我急啥?打一辈子光棍是他的事儿,碍着我啥?”

    “也是!”唐少霆应道,他继续下棋,同样选择无视夜七。

    对于扶不起的阿斗,也就只能被无视。

    慢条斯理抽着烟的小七爷,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儿,许久才开腔:“爸、霆叔,我妈和霆婶她们哪去了?”

    “你.妈和你霆婶去做保养了!我们一会儿去接她们!”唐少霆回答道。

    “什么时候去的?”夜七又淡淡地问。

    “下午一点左右吧,你问这个干嘛?”唐少霆看了他一眼,道。

    不经意间,看着臭小子抽烟的姿势,还真有几分爷们气。

    夜七拿过烟灰缸,弹了弹烟灰,嘴角上扬:“她们一点就去了?那么早?老骥伏枥呀……我觉得该做保养的是你们二位!夏夏他们医院前列腺科挺出名的!”

    正要下棋的陆大魔王,那古铜色的刚毅俊脸侧过,目光阴沉,“臭小子!阴阳怪气地想说什么?老子早就想带你去看前列腺科了!”

    以往听着陆大魔王发飙的训斥,早就怂得吓跑了的夜七,如今很刚地坐在那,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儿,嘴角甚至勾着笑。

    “爹,我的意思是,您和霆叔该去看看男科,不然,我妈和我霆婶怎么今天还能出门呢?我们夏夏现在都还在睡觉呢,昨晚太累了!”夜七幽幽道。

    他这话一出,下棋的两位大佬,面面相觑,少顷,同时侧过头看向大爷似地坐在那的夜七。

    !!!

    合着,这臭小子阴阳怪气地是在跟他们炫耀,也在嘲讽他们!

    很快,两位大佬同时站起,夜七也猛地站起,身手敏捷地一闪,“爹、霆叔,我以前怂,是因为我还没成年,可不是因为我真的不行!”

    如今的夜七刚得连陆大魔王都不怕!

    他笑眯眯地说完,就转了身。

    感觉自己被侮辱了的唐少霆,抡着拳头上前去,想要像以前那样敲他头,然而,夜七哪给他机会,适时地弯腰,身手敏捷地转身,躲他好几大步远,嘴角勾着得意的笑,而后,大步离开!

    ——

    夏禾再醒来的时候,刚找到自己的手机,就看到了推送的新闻,她和夜七昨晚一起牵手,她怀里抱着玫瑰花的照片,果然上了新闻!

    西装革履的他,嘴角带笑,他们看起来十分恩爱甜蜜!

    所以,这又是他故意的!

    他昨晚还说,让媒体不要再报道他们的事的,以他的公关能力,绝对可以让所有媒体闭嘴!

    好了,这下全世界都知道她夏禾先前否认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是在撒谎了!

    所以,他个混蛋也早就喜欢她了?

    转而觉得自己这想法太可笑,他要是不喜欢她,干嘛这两年多里,对她好到变态?!

    已经有点昏暗的卧室里,灯突然亮了,只见他朝这边走来,夏禾再次吓得如惊弓之鸟,不停往后缩,“夜七!你再敢碰我一下,信不信我立即从这里搬走?!”

    夜七扬唇一笑,看着怂得要死的她,满脑子都是她以前调.戏他的画面,“对!你是要从这里搬走!”

    夏禾愣了,心里突然一塌,他是什么意思?

    把她吃干抹净,“报复”完她,不要她了?

    他在床边坐下,看着躲在床里面,怀里紧紧抱着枕头的她,笑道:“我们以后该睡一张床了!今晚就搬去我房间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