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舞嘴里嚼着口香糖,很平静地看着这出闹剧,随后,一个人先走了。

    “我可不是什么流.氓,我是你宝贝女儿的男朋友!你们是不是都不知道我?”阿松从莫小羽身后掐着她的脖子,恶狠狠道。

    “爸爸!救我!”莫小羽哭着喊。

    “你胡说什么?!我闺女没有男朋友!”莫爸爸气愤道,扬起扫帚就要打人,不少附近的人过来围观。

    他们几个人没有多管闲事,想必经过阿松这么一闹,莫小羽的父母也会知道他们的女儿心思有多坏!

    “小舞呢?”到了客栈,林杨发现陆小舞不在人群里,问。

    小白菜立即上楼去。

    “你们说,舞姐会怎么收拾小白菜?”叶大少幸灾乐祸道,“这几天,别看舞姐面上跟个没事人似的,心里指不定给丫记上多少条罪呢!”

    陈小果看着说起别人的事头头是道的花心大萝卜,心想,从小到大,你已经被我记上无数条了!

    不过,她这辈子都没机会一笔一笔跟他算账了!

    见他脸颊上有道伤痕,她好心地去找了药箱,拿了碘伏棉签和创可贴回来,坐沙发里休息的叶大少还没注意到,就感觉脸颊火.辣辣地疼,再一眼,只见陈小果站在后面,正在处理他脸颊上的伤口……

    他僵在那,一动不动,紧接着,小果子给他贴上了创口贴。

    一股温热的液体,将他心脏包裹住……

    “你全身上下也就这张脸最顺眼了,甭留疤了,回头一无是处了!”陈小果傲娇道,她才不承认是一时心软。

    “小果子,傲娇了,又傲娇了!”叶大少回神后,连忙道,见陈小果去厨房,他立即跟去……

    ——

    这间客栈是栋洋房,陆小舞住在最顶楼的阁楼改装的房间,也是最好的一间,睡在床上就可以看到星空。

    蔡予白敲了好一会儿的门,一直没人开门,他只好撬锁。

    好在她没加防盗闩,他轻而易举地进去。

    刚进去,只见刚洗完澡的她坐在阁楼飘窗上,头上盖着毛巾正在擦,穿着睡裙,赤着双脚。

    珍珠白色的真丝吊带睡裙,包裹着她曲线优美的身材,尤其吊带的位置,凸起的锁骨,锁骨窝尽现,性.感撩人,不似打架时的帅气!

    湿漉漉的发,遮掩了她大半张脸,她侧着头朝他的方向,手里的毛巾不停地擦湿漉漉的发。

    他边走近,边看着她,以一种重新认识她的目光,手里拿着一只很旧的笔记本。

    过去分别的几个月,她只是拜师学武那么简单?

    今晚,给莫小羽设套、抓那些偷窥狂,都是她的主意,他也再次见识到了她的身手……

    “我以前没对莫小羽说过一句你的坏话,是她偷偷看了我写的日记!”走到她跟前,他沉声解释,将笔记本放在了她膝盖上,从她手里拿走毛巾,站在她身侧,帮她擦头发。

    陆小舞嘴角微微抽搐,拿起了那很旧的笔记本,翻开……

    “我当年来这边后,想你的时候,就会写写……”他的磁性嗓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

    今天6000完,带娃睡觉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