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说完,希尔瓦娜斯从背后抽出一杆羽箭,轻轻搭在弓弦上,拉满强弓,将箭簇指向了安格玛。

    那双猩红的眼睛里,闪烁着些许疯狂之色,嘴角亦是绽放着诡异的笑容。

    看到这里,安格玛心中一凛,他明白,最坏的可能发生了。

    恐怕萨拉塔斯已经腐化了希尔瓦娜斯的心智。

    对阿尔萨斯以及天灾军团的刻骨仇恨,让希尔瓦娜斯的意志力无比坚定,但对于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而言,这却是她最大的弱点。

    这把不祥之刃可以洞悉人心最深处的渴望,以低语蛊惑,以谎言诱骗,一步步将其引上堕落之途……

    安格玛轻声说道:

    “它在控制你的心智,希尔瓦娜斯。”

    “你错了,没有任何人可以控制我的心智。”希尔瓦娜斯还是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寒声回答道。

    “所以……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准备对我动手了?”

    “这取决于你。如果你继续对我指手画脚,我保证这一箭会钉在你的脑门上,顺便完成萨拉塔斯的‘要求’……马上从我眼前消失!这是最后一次警告!”

    近在眼前的箭簇闪烁着寒芒,萦绕着不绝如缕的死灵能量,安格玛却完全不为所动,摇头道:

    “如果我说‘不’呢?”

    希尔瓦娜斯脸色一寒,拉弦的三根手指微微放松——这是撒放的前兆。一旦松开,这杆锋利无匹的高阶远行者制式箭矢,就将洞穿安格玛的头颅。

    “呃……”

    但紧接着,随着安格玛手指的轻轻摆动,希尔瓦娜斯惊讶地发现,居然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眼睁睁看着自己将强弓放下,摘下了尾槽卡在弓弦上的箭矢,就如同一个提线木偶般,站在了安格玛面前。

    安格玛叹了口气,掰开她的手指,将箭矢插回箭壶,微微拉开弓弦,挎到了她的身上。

    “游侠将军,别忘了是谁帮你摆脱巫妖王的精神控制。只要我愿意,你就永远无法违背我的意志……”

    安格玛连唬带吓,貌似非常随意地说道。

    昔日驱散耐奥祖的精神投影,净化希尔瓦娜斯的灵魂时,后者即与他的精神发生了某种程度的绑定。

    涉及到灵魂控制,考校的不仅有控制者与被控制者对于精神和灵魂两大领域的认知掌握,更是一场意志力的比拼,稍有差池,双方关系即会逆转,控制者沦为被控者,戕害自身,实则是危险无比的。

    但借助这条特殊的纽带,安格玛发现,自己可以不受阻碍地将意志强加给另一端的灵魂,完全违背了灵魂领域的常理。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体内隐藏的“秘密”,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更无法将其洞悉,否则也不会引发耐奥祖那等存在的好奇了。

    “我会……杀了你……我发誓!”

    希尔瓦娜斯的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她猛烈挣扎着,可就是无法摆脱控制,双眼中喷薄出熊熊怒火,几欲将安格玛吞噬。

    上一个这样控制她的,是阿尔萨斯。

    “我们本可以谈谈的。”安格玛遗憾道。

    嗖……

    话音未落,一根箭矢就飞速袭来,安格玛猛地抓去,下一秒,手里就多了一杆尾羽仍在不住晃动的箭矢。一边将空闲的那只手搭在希尔瓦娜斯的喉咙上,一边侧头看了过去。

    一众自由亡灵见女妖之王受制于人,立即对安格玛发起了攻击,其中以纳萨诺斯·凋零者的反应最为迅速,刚刚那箭就是他射出来的。但看到安格玛紧贴希尔瓦娜斯喉咙的左手,弥漫起了炽烈的火焰,所有亡灵都恨恨地停在了半路。

    “仅凭这些手下,你不可能战胜手持萨拉塔斯的法奥大主教,一定得到了别人的帮助,是谁!回答我!”

    安格玛无视了那些自由亡灵,转而对女妖之王问出了最为关心的问题。

    圣光与暗影傍身,前者是克制亡灵的大杀器,就算法奥大主教再不擅长战斗,就算遭到了萨拉塔斯的背叛反主,也绝不该落得重伤的下场。

    他坚信,这里面一定有外来者参与其中。

    联想到萨拉塔斯所属的黑暗势力,他本能地怀疑是暮光之锤,这一供奉于上古之神的黑暗组织。

    如若他们真的不再蛰伏,而是参与到了这场乱世之中,试图火中取粟,谋求崛起,那么……

    安格玛只能说,他们选择了最佳的动手时机。

    眼下艾泽拉斯诸族的精力,都被天灾军团与恶魔牵制,暮光之锤联手同样效忠于上古之神的梦魇势力,突然发难,正义一方绝难与之抗衡。

    更何况,希利苏斯的亚基虫人也在蠢蠢欲动?

    如果说梦魇是来势汹汹的一支大军,以奸诈狡猾的双头食人魔古加尔为首的暮光之锤,就是隐藏在暗处,随时准备刺出致命一刀的刺客,不得不防。

    “呸!”

    希尔瓦娜斯根本不理,用尽全身力气,朝安格玛啐了一口。

    安格玛有些气恼,转向悄悄靠近,准备从背后偷袭自己的纳萨诺斯,喊道:“你说!”

    说话间,他左手的火焰越发灼热。

    纳萨诺斯咬咬牙,恨恨答道:“是一些龙人。浑身笼罩着黑色流沙的龙人……是它们击败了法奥,把萨拉塔斯交给了我们,还告诉了我们使用方法。”

    龙人?

    安格玛错愕万分,马上想到了数月前,提尔之墓一行中的经历。

    永恒龙族?

    日光在上,他们……

    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转念一想,安格玛就恍然了。自己既然是改变了时间线的存在,又怎么可能不招致永恒龙族的注意呢。

    “你是说,法奥大主教和佳莉娅公主,不是被希尔瓦娜斯重伤的?”安格玛又问。

    纳萨诺斯摇了摇头。

    “怎么会,我们只与法奥偶遇过几次。在此过程中,不断有自由亡灵离开法奥,选择追随女王大人……”

    原来如此……

    那插在佳莉娅公主胸膛的箭矢,想必也是为引发诸族联军的猜疑,而刻意为之的了。

    安格玛非常庆幸,在一切方兴未艾之时,找到了希尔瓦娜斯。

    不过……

    女王?

    这就开始称希尔瓦娜斯为女王了?

    这样想着,安格玛再次问道:“难道你没有意识到这把黑暗神器在影响你们这位女王大人的心智吗?”

    纳萨诺斯沉默片刻,点点头,又摇摇头,“意识到了一些,但女妖之王的意志不容违背。”

    “愚忠!”

    安格玛气不打一处来。

    “你知道萨拉塔斯会让她做出多可怕的事情吗?即便你们收服了那头恐惧魔王,掌控了他麾下的亡灵大军,也会被蛊惑着向诸族联军发起进攻,而非天灾军团和阿尔萨斯!这把黑暗之刃想要的,只是维持这场战争中的多方均衡,不让任何人有取胜的优势。待我们的力量被势均力敌的战斗消耗殆尽,以逸待劳的上古之神必将卷土重来,倾巢而出,直接将这个已无抵抗能力的世界收入囊中!”

    天灾军团虽然同属邪恶一方,与上古之神却并不是同一阵营。

    艾泽拉斯就是一个多方的角斗场,意欲彻底毁灭艾泽拉斯的燃烧军团、谨遵虚空大君之命,从未断绝腐化艾泽拉斯念头的上古之神,以及这颗星球上生存着的无数个渴望保卫家园的凡人种族。

    目前尚处于监牢之中,却已然等同于重获自由的上古之神们,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艾泽拉斯和恶魔、亡灵打的不可开交。

    他们不希望任何一方太早获得胜利,所以才会派出以瓦斯琪为首的部分娜迦帮助伊利丹,借助伊利丹之手制衡燃烧军团。毕竟世界要是真的被萨格拉斯毁灭了,他们也就无从腐化其内孕育的泰坦星魂了。

    安格玛不用想,也知道秉承上古之神意志的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一定怀着同样目的。

    如今战局逐渐明朗,天灾军团与燃烧军团发生了战斗,坐收渔利的东大陆北方获胜在即,萨拉塔斯必然会蛊惑希尔瓦娜斯攻击诸族联军,给阿尔萨斯麾下主力创造喘息之机,大幅度延长这场战争的持续时间。

    上古之神想成为最后的渔翁。

    纳萨诺斯沉默不语,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有你这样的愚忠跟班,她也离覆亡不远了。会打仗不意味着看得远,下次请你放聪明点,凋零者!”

    安格玛气恼地说了一句,撇下希尔瓦娜斯,走到俨然快被萨拉塔斯吸成干尸的瓦里玛萨斯身前。

    他也知道,或许纳萨诺斯并非无动于衷,可等到他认真思量一番,作出决定,希尔瓦娜斯早就彻底控制了。到时候,不仅他本就没法战胜希尔瓦娜斯,更是连抢下这把黑暗神器都做不到了。

    瓦里玛萨斯的双眼不住颤抖着,一身邪能精华显然都被吸了个一干二净,转而被剑刃内涌出的暗影能量填充。

    萨拉塔斯意欲以这种方式,控制这位恐惧魔王的意志——至少也控制了他的形体,令其内的灵魂无计可施。

    安格玛在恐惧魔王胸前插着的黑暗神器上一连施加了十几道封印魔法,又为自己施放了重重防护法术,这才伸手将其拔出了来。饶是如此小心,细碎的黑暗低语还是占据了他的心扉。

    他极力不受影响,补了瓦里玛萨斯一刀又一刀,半晌后觉得不保险,又召来一团烈焰,彻底将早已深受重创的恐惧魔王焚成了灰烬。

    早先受命监视阿尔萨斯,执掌洛丹伦方面天灾军团的瓦里玛萨斯,传奇领域的高阶恶魔头领,就这样在希尔瓦娜斯与安格玛的先后打击下,死了个不明不白,魂归扭曲虚空,也不知道将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完成这一切后,安格玛将萨拉塔斯收了起来,神情复杂地看了看动弹不得的希尔瓦娜斯。

    “过一会她就会恢复自由了。”

    伊利丹并未如正史那般轰击冰冠冰川,没有天灾亡灵重获自由,也就没有被遗忘者的出现。

    安格玛暂时还没想好,究竟该如何处理女妖之王的问题。

    以上帝视角高呼女王万岁,和实打实的经历这些,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境遇。

    她后世做出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安格玛没办法无视。

    但看事情不能只从一个角度出发,对于被遗忘者而言,希尔瓦娜斯做得对。对于无辜者而言,希尔瓦娜斯是个绝对的刽子手,引发种族仇恨的始作俑者,就该被千刀万剐。

    好在如今,一切风险都处于“掌控”之中。

    想到这里,安格玛突然想起了上一世的不甘怒吼——熊猫人之谜后的剧情,全,是,shi!对加尔鲁什的预设立场审判、拉希奥故意放走前者,至其到另一条时间线大闹特闹……这还不算完,最后另一条时间线里的古尔丹居然还来到主世界召唤了燃烧军团。这都是什么鬼?以一众英雄的死为代价,营造出的无比强大不可战胜的燃烧军团,居然转头就被百万大领主平推了。末了战争结束,诸族死伤惨重,人口剧减,居然又一次发起了阵营战争?兵源人口都是两年三熟的水稻吗?还没几个月就像韭菜一样长出来了?炒冷饭也不能这样炒啊……想我百万情怀粉,真是呜呼哀哉……

    安格玛幽幽叹了口气,回转目光,深深看了一眼咬牙切齿的希尔瓦娜斯,发动了传送法术。

    注意到一众自由亡灵仍怀有满满的敌意,他心中又一次燃起了怒火,“我又一次拯救了你们的‘女王大人’,又一次!”

    说完,他便消失在了传送法术的光辉中。

    永恒龙族,居然卷了进来……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