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他的这种人生角色是很悲哀的,既不能被世俗认可,还经常接受别人鄙夷的眼光。

    可是人有七情六欲,性格错位不能代表他不想爱,不敢爱,相反,他的爱更为浓烈,更加不顾一切。

    所以当知道列山童需要他的帮忙,他放下一切前来。

    尽管没有任何意义,他知道列山童不会接受这禁忌之恋,他不会像以前一样真心的喊自己姐姐,跟在身后当个小跟屁虫,他,长大了,懂得了一切,他是天都最聪明的人之一,他会找一个心仪的女子结婚生娃。

    他甘愿默默的付出,他这样的人想要寻求真爱很难,他圈养男宠无数,感到了厌倦,那些卑贱的男仆,只会阿谀奉承,溜须拍马,都是些没有个性的人,再次见到列山童的那一刻,他想尝试下不一样的人生。

    列山童坦然说道“玉轩姐猜的不错,我真是有事求姐姐帮忙,第一嘛是我军中先锋被修真者打伤,想让你帮看一看,第二嘛就是能否帮我炼制些通便的药粉,我想让京都府百姓都给肠子洗个澡。”

    噗嗤一声,龙阳玉轩掩口轻笑“你这个小脑瓜子可真灵,真把姐姐当成免费的劳力啦,我在山庄替人看病,没有千两黄金我可是不会看的,在你这里倒好,唉,谁让我疼你这个弟弟呢。”

    他说着白了列山童一眼,看他表情尴尬,觉得有趣又痴痴的笑起来“这样吧,我山庄的人多少会些医术,一般的小病你让他们去治就行,你既然开口,弟弟的面子我肯定要给,那个先锋的伤势我可以去看,炼那个药我也答应了,不过……”

    说着他顿了顿,双眼望着窗外的景色,说道“你花一天时间配我四处走走吧,我听说这黎旸城有一千年古刹,那里风景秀丽,你我同去如何?”

    “这个……”列山童有些犹豫,现在大战在即,事情繁多,哪里还有心思去玩,可想到他千里迢迢而来,确实没有玩游过,加上还要他帮忙,只有答应道“好,我答应你,明天一同登山。不过你今天可要把药粉炼好。”

    看他犹豫龙阳玉轩的心还紧了一下,听到同意,不禁乐开了花“哈哈……弟弟放心,那个药我有几千上百种,不过弟弟肯定是想让城中的士兵丧失战斗力,这样吧,我有一药粉,名曰闲三天,这个药闻到后就会导致腹泻,见效快,常人会躺在床上静养三天,再健壮的男儿闻了,都要掉几两肉,能让人脱水乏力,而又不致命,闻到就中毒,三天才能解,是治疗便秘的良药,用在此处对敌恰到好处。”

    “行,就这个吧,小弟就谢谢姐姐了,记得多做一些,我先告辞了。”列山童见事情办完,站起身就要走。

    龙阳玉轩有些焦急的挽留道“急什么,你才坐了多大一会,等喝了这杯茶再走不迟。”

    “不了,姐姐,明天要陪你去游玩,我得今天把事情都提前安排一下才行。”

    “好吧,既然这样你就先去忙,明日记得早点起哦”

    列山童躬身行礼,出了房门。

    龙阳玉轩望着他伟岸的背景怔怔出神,还是旁边的男仆,咳嗽了一声,他才回过神来。

    这个男仆穿着浅粉色衣服,长的相貌堂堂,用流行的话说,是个小鲜肉,他略带醋意的说“主人,山庄来了很多封信,催咱们回去呢。你留在这破晓军,全是臭烘烘的男子,哪里有山庄好,再说你可答应了要替几位修真界的长老看病,庄上还有一个地仙前辈等着你配药呢,这样的大人物,我们可得罪不起。”

    龙阳玉轩看到这个男仆吃醋,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蛋“你吃醋啦?放心,你不说我也准备回去了,跟庄上的人说说,等破晓军攻破京都府,我们就回山庄。”

    男仆听到要等,撒娇道“主人,这个破晓军刚刚打了败仗,攻破京都要等到猴年马月啊!不行,我们要不后天就走吧,这里条件那么差,比山庄差太多了。”

    “放心吧,最迟半个月,破晓军一定能够攻破京都府。”他站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景色,这一刻竟有了一丝豪气,不顾身后嘟着嘴的男仆。

    黎旸城不远处有一间千年古刹,名字叫做烂柯寺,“烂柯”谓岁月流逝,人事变迁。烂柯一词来源于一个传说。

    故事说晋代王质砍柴的时候到了这山中,看到有几位童子有的在下棋,有的在唱歌,王质就到近前去听。

    童子把一个形状像枣核一样的东西给王质,他吞下了那东西以后,竟然不觉得饥饿了。

    过了一会儿,童子对他说"你为什么还不走呢?"王质这才起身,他看自己的斧子时,那木头的斧柄已经完全腐烂了。

    等他回到人间,与他同时代的人都已经没有了。(此处引用南朝  梁  任昉《述异记》卷上白话翻译)

    这样的传闻多半不可信,可是这烂柯山的烂柯寺却声名在外,因为这个故事发生在这烂柯山。

    今天的烂柯山来了几位客人,一个是白色道袍的翩翩公子,一个是身穿大红色金线刺绣长裙,裙上花团锦簇,还有一个长得秀丽端庄的女子,这三人身边还跟着几个丫鬟男仆,大家说说笑笑一路走来,只有少女不时会瞪上正在说话的公子和红衣女子一眼。

    白袍的就是列山童,红衣“女子”就是雌雄同体的龙阳玉轩,那个少女就是知道他俩要出来游玩,一路跟来的姑苏轻泪。

    单从心底来说  姑苏轻泪对这个妖人并没有恶感,相反还有一种知心姐姐般的感受,很多时候都不跟她计较,可是他要抢自己的男人,这谁都不行。

    她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了,等嫁给逍遥王那个老头,自己可以说没有任何面目来见列山童,现在,就让自己再耍耍性子,做做一个骄横的小女子吧。

    烂柯山的风景秀丽,山林郁郁葱葱,一眼望过去就看到许多古树,山道曲折,青石板铺成的台阶,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寺庙,只有幽静

    肃穆和庄重的感受。

    几人还未爬山,就听到寺里传出阵阵钟声,原来他们正赶上晨钟。

    钟声低沉幽远,闻之心情变得宁静,朝阳洒落树林,青草和树叶上还有露水,水滴晶莹剔透像一颗颗宝石。

    这样的景色和环境让人心生愉悦,列山童大口的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排出肺腔里的混浊。

    龙阳玉轩看到他的模样,笑着说“弟弟,你要多寻些时间出来走走,一直待着军中,既烦闷又影响身体,容易把身体搞垮的。”

    列山童一脸苦笑“你说的轻巧,现在的事情太多,我都恨不得多生几个脑袋,哪有时间出来玩,要不是今天沾了你的光,我都出不来。”

    “傻木头,你们两个男的出来游啥游,还不给我知道,不是我刚好撞到你们,今天就见不到你们了,哼!”姑苏轻泪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

    列山童自知理亏,也不答话,看着四周的风景就当做没有听到,龙阳玉轩也不恼怒她,这些天的斗嘴知道这个女孩心思单纯,天真浪漫,附和着列山童说道“哟,这朵花真好看,那棵树可真大。”

    见他们两人没理自己,她恼怒的站在原地,跺了跺脚说“你们两个真讨厌,讨厌!”

    一个人径直生着闷气的跑到了前头,她的婢女翠儿赶紧跟上,嘴里喊道“小姐,慢点,等等我。”

    龙阳玉轩掩口轻笑“弟弟,你不追上去,安慰下这个小姑娘?”

    “姐姐,轻泪性格率真,说不对的地方你可千万不要在意,也不要跟她计较。”列山童说。

    “放心吧,我不是小气之人,我在扁鹊山庄迎接南来北往的求治之人,听说了很多江湖事,他们姑苏一族,我还是很敬佩的。”龙阳玉轩理解的说。

    “嗯,姑苏一门自唐朝一直心系国家百姓,确实令人钦佩,可是现在的姑苏不悔做事情有些偏激了,这有挟天子以令诸侯之嫌,后唐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列山童说这话时,心里有些感慨。

    “国家大事我不懂,也不愿懂,只要学好我这门手艺就行。别的我不敢说,弟弟只要受了伤,拼尽我一身修为也要救你。”龙阳玉轩眼睛灼灼的看着列山童说。

    “姐姐,看你说的,我还想多活几年,若非必要,我也舍不得拿命去搏。这乱世之中成就霸业,有所损伤再所难免,只希望早日天下太平。”列山童有些感动,比起其他花言巧语,他相信,只要自己受伤被龙阳玉轩知道,那么他一定会救自己。

    “那就好,如果你不愿在过打打杀杀的日子,来我山庄,那里的大门一直为你敞开。”

    “咦?姐姐,听你的口气是要准备离开?”列山童好奇的问道。

    “是啊,我出来这些天,庄上的病人来信催促了,我已经回信告诉他们,等你们攻下京都府就回去。”龙阳玉轩站在山上,望着群山和那些未散去的晨雾,有些不舍的说。

    。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